返回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 > 新聞中心> 新聞瀏覽
現代煤化工逆勢謀突圍
2020-8-5 14:23:21    來源:中國能源報

      油價中低位徘徊 負面影響仍將持續
    煤價和油價是影響煤化工項目盈利的兩大關鍵因素。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副總工程師韓紅梅表示,從能源和化工產品的比價關系來看,2013-2019年,煤價上升、產品價格下跌,擠壓了現代煤化工產業的盈利空間。特別是近半年,在低油價情境下,多數項目運行異常艱難。受此影響,示范項目整體進展緩慢,相應的技術升級任務也難以落實。

    除了原料價格,不同項目分別存在可盈利的“臨界油價”。以油品、化學品為主的煤制油項目,對應油價分別在70-75美元/桶、55-60美元/桶;煤制烯烴、煤制乙二醇項目,分別對應45-50美元/桶、50-55美元/桶的油價;經換算,煤制天然氣的油價臨界點為2.0元/Nm3。

    “目前來看,油價若繼續在40-50美元/桶水平,只有煤制烯烴能維持基本平衡,其他項目難度較大。即便部分企業有所盈利,也不排除是靠煤炭利潤的轉移所得。”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教授級高工白頤稱。

    白頤分析,“十三五”后半期,國際能源價格持續推進再平衡的過程,油價處于50-70美元/桶的中低位震蕩。這在一定程度上會降低石油化工的原料成本,若持續時間過長,還將導致化工行業整體低迷,產品價格隨之下跌,進一步加劇對現代煤化工的沖擊。“在做‘十四五’規劃研究時,必須充分考慮低油價因素。”

    “長期中低油價將深刻影響煤化工項目決策。通過技術進步、強化管理,現代煤化工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抵御油價沖擊、實現盈虧平衡,是當前以及‘十四五’期間的焦點。”韓紅梅稱。

    而從某種意義上看,國際油價下跌帶來影響,也印證了現代煤化工產業的重要意義。“無論油價如何波動,我國‘貧油’格局均不會改變。國際形勢越不明朗,越給油品供應敲響警鐘。煤化工適用于制取大宗化學品及油品,恰好可以彌補石油資源不足。”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科學院大連化物所所長劉中民表示。

    示范項目進展慢 應用端重視不夠

    產業震蕩的背后,更多問題值得關注。

    白頤表示,相比“十二五”更側重煤化工替代石化產品的技術、工藝,”十三五”期間,行業重點轉向優化升級、綠色發展。近5年來,現代煤化工的原料煤耗、綜合能耗、工業水耗持續下降,能效提升。但同時,示范項目推進依然緩慢。“原油價格整體偏低,加上煤價升高、環保加嚴等因素,行業不可能永遠處于快速發展狀態。”

    同時,現有產品多從生產端出發進行研究,對于應用端的關注遠遠不夠。白頤稱,在投資、生產經營及技術研發方面,“重產品、輕應用”現象突出。當產業發展到一定階段,大宗產品數量較多,如何更好發揮產品的專用性及特性,理應成為新的重點。“為用戶考慮,有針對性地展開應用,我們與國外大公司相比還有差距。”

    上述局限,進一步帶來同質競爭、產能過剩等風險。韓紅梅舉例,煤制乙二醇項目發展較快,在“十三五”期間保持了19.5%的年均增長率,已成為石化產品的有效補充。但在擴能提速的同時,技術、經濟風險猶存。

    “今年上半年,項目開工率只有30%-40%,石化乙二醇和進口乙二醇帶來巨大競爭,行業運行壓力很大。”韓紅梅坦言,煤制乙二醇產業定位尚不明晰,再加上東部沿海新一輪石化乙二醇項目的投資建設,市場空間繼續收窄。從用戶角度出發,找準目標市場至關重要。

    多位專家還稱,光有技術、沒有產能是不行的。即便煤制油、煤制氣等戰略儲備項目,也需維持日常生產經營,實現技術儲備與產能儲備一體化。“從能源基礎、能源戰略、能源安全等角度看,煤制油氣是自主可控的后備能源生產方式之一。但迫于壓力,部分煤制油氣項目不得不轉產或聯產,產能儲備功能受到影響。”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,目前,煤制油氣示范項目仍靠企業自行籌劃,如何同時滿足國家需要和市場需求,是謀求生存發展空間的前提。

    關注產業“價值鏈”  避免增量不增效

    記者了解到,截至去年底,我國現代煤化工產業實現1.55億噸的原料煤轉化量,約占煤炭消費量的5.6%,行業發展已形成規模。而今在低油價等沖擊之下,如何重構符合產業特點的價值鏈,成為“十四五”期間的重要課題。

    白頤建議,突出高端化發展特征、體現選擇性發展模式,避免“增量不增效”。從整體出發,推進煤基清潔能源產業升級,助力國家能源體系高效發展;科學把握煤制化學品進程,優化建設方案。對企業自身而言,積極開展產業診斷工作、產業對標分析等研究,優化利用資源配置和能源分級措施,研究產品牌號、性能與市場發展的適應性。結合地域特點,分析環境、物流等外部條件,避免“大而全”及教條按照產業鏈思路確定的發展方向,關注產業的“價值鏈”。

    韓紅梅稱,“十四五”期間,以提升產業競爭力為目標進行適度發展。尤其是新建項目,一定要建成精品工程,注意主動適應產業發展的新趨勢和市場的新要求。在此基礎上,突破關鍵技術瓶頸,提高系統集成優化,進一步提升資源利用、環境保護水平。

    除“單打獨斗”,與會專家還提出產業融合及一體化發展方向,探索形成以現代煤化工為核心的油氣電多聯產新模式。“上游與煤炭結合,中游與電力、冶金等結合,下游和紡織、農業、建材等融合,由此進一步提高煤炭整體轉化效率及清潔高效水平。”

    此外,韓紅梅建議,“十四五”開始可將煤制甲醇、化工氫納入現代煤化工的范圍。其中,甲醇汽車、甲醇船用燃料等推廣,為應用拓展打開了非常好的市場前景;氫能是我國乃至全球的發展重點,氫能產業起步的支撐之一正是化工氫技術。

    “醇氫新能源將為現代煤化工帶來更多契機。”韓紅梅舉例,可推進大型甲醇能源基地建設,構建基地化、大規模、低投資、高水平的煤制甲醇產能布局;以項目為基礎,帶動甲醇裝備制造業發展,建立完善甲醇經濟體系;適時考慮可再生能源制氫與化工產業融合示范,助力發展“綠色零碳化工”。

本新聞共2頁,當前在第1頁  1  2  

責任編輯:李如屏
エロ月夜影视在线观看_老司机精品无码免费视频-7723在线影院